| 購物車中有 0 件商品,合計 0.00 元  去結算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最新動態 > 行業動態 > 正文
行業動態

雞蛋豐產不豐收 “保險+期貨”能否破局

來源:中國證券報  發布時間:2017/6/12 16:37:08  點擊數:3308

河北普德動物藥業邀您一起關注:

 “一個雞蛋才兩三毛錢,比饅頭還便宜喲”。今年5月,雞蛋價格一度創出近20多年來最低水平,難怪業內人士這樣調侃道。

  業內人士指出,雞蛋價格大跌的根本原因在于,前期行情上漲引發補欄量上升,最終造成雞蛋市場供大于求,行業周期性更使得春節后整個行業雪上加霜。

  那么,當前雞蛋主產地現狀如何,蛋農利用期貨的狀態又是如何,期貨公司將怎樣依托“保險+期貨”這一新興工具為蛋農們破解困局?

  蛋比雞貴?蛋價反彈路在何方

  2014年中秋左右,雞蛋價格一度達到每斤近6元的高位,此后便一路下滑,今年年初時,蛋價維持在每斤3元左右,而時值5月,蛋價一度跌到每斤不足2元。按每斤8個來算,最低價時,每個雞蛋僅兩三毛錢。據了解,當前蛋農普遍成本在2元左右,即便當前蛋價已回升至每斤2.1-2.2元,也意味著按照當前的蛋價,蛋農們普遍處于虧損的狀態,對于當前價格,蛋農們叫苦不迭。

  “當前虧得一塌糊涂,每天都在賠錢。”“中國蛋雞之鄉”——河北館陶縣多位養殖戶,在此波蛋價下跌過程中明顯感受到了寒意。

  記者從華北重要雞蛋集散地金鳳市場了解到,年初,該市場雞蛋的批發價還能達到每斤3元左右,但5月行情最差時,該市場的批發價僅能維持在每斤1.7-1.8元的水平。

  “整體上看,雞蛋的市場需求相對比較穩定,供給是雞蛋價格的決定因素,也是主導因素。”北京蛋品加工銷售行業協會秘書長王忠強表示,由于消費相對穩定,供應量的變化將決定行情的基本走勢,因此行情的高低是由生產者決定的,即六個月甚至一年內的商品蛋雞補欄的情況。目前,行業從業的主體仍以小散戶為主,而養殖戶缺乏對市場宏觀走勢的判斷能力,且在養殖決策過程中始終存在跟風的問題,因此造成了生產規模的不穩定,導致蛋價出現大幅波動。

  “當前,雞蛋價格的下跌是受多重因素影響。”據館陶縣金鳳市場管委會辦公室副主任趙青春介紹,蛋價下跌的重要因素,一是2014年至2015年度雞蛋現貨行情普遍較好,導致原養殖戶或養殖企業進行不同程度的補欄,再加上蛋雞養殖門檻較低,玉米等飼料成本下降,也導致大量新蛋農進入,存欄量大增,市場上雞蛋的供應超出需求最終致使蛋價下跌。

  對于后期現貨蛋價行情,趙青春認為,觀察淘汰雞價格數量這一指標相當有意義。

  眾所周知,淘汰雞的價格與蛋價息息相關,若淘汰雞價格低于雞蛋價格就非常異常。以館陶為例,當前淘汰雞為每斤1.8元左右,而蛋價已回升至2.1元左右。部分養殖大戶已開始淘汰部分產能,而隨著這部分庫存的逐漸出清,產區趨于平衡后,蛋價才會相應步入正常化。目前來看,5月的蛋價應是近期底部,9月前蛋價有望繼續回升。長期來看,趙青春也持樂觀態度,“從蛋雞養殖周期來看,當前蛋價跌得有多慘,未來就有可能躥多高”。

  中信期貨在其近期的研究報告中也指出,當前雞蛋現貨均價雖小幅上漲,但雞蛋價格仍然較低,蛋雞養殖企業虧損嚴重,淘汰情緒較強,育雛雞補欄積極性不高,養殖戶的養殖積極性仍較低,6月份全國蛋雞存欄量預計將繼續維持下降趨勢。隨著全國氣溫的上升,蛋雞產蛋率將會下降,若需求端回歸正常水平,短期供大于求的趨勢或達到緩解,預計遠期雞蛋供給將逐漸趨緊。

  “庫存量下降存變數,但至少不會往上”。華泰期貨農產品研究員陳瑋表示,當前雞蛋期貨的價格正在企穩回升。首先,隨著氣溫的回升,產蛋率趨于下降。其次,玉米價格的下降風險也由于前期的下跌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釋放。由于雞蛋與玉米在價格方面存在較高的關聯度,而雞蛋價格的波動也較玉米更大,因此,此時介入雞蛋期貨多頭比較合適。

  參與期貨從容應對蛋價慘跌

  近期商品期貨市場可謂是波瀾起伏,但自春季以來,雞蛋期貨市場經受的卻是一波連續不斷的下跌。據中國證券報記者統計,自2014年8月以來,雞蛋期貨主力連續合約價格累計跌幅超30。那么,在此背景下,雞蛋期貨作為產業鏈破解困局的有效工具,是否在服務產業方面發揮了相應的作用?背后又有何隱情?

  從參與雞蛋期貨的角度來看,趙青春表示,以館陶為例,當地蛋農和貿易商對于期貨工具或多或少都有所了解,但大多數養殖戶、貿易商,因年齡、認識等原因尚未參與期貨市場,在這一波下跌中損失非常慘重。

  “部分參與本輪單邊下跌行情的較大型養殖場和貿易商就顯得比較從容。”趙青春表示。

  盡管從收益來看,部分養殖戶參與期貨后在規避蛋價大跌風險方面取得了不錯的成效,但據了解,參與期貨的養殖戶和貿易商僅占到該縣養殖戶總體的兩成左右,這其中真正嚴格從事套期保值的養殖戶、貿易商的可能更少。

  據業內人士介紹,當前一些期貨參與者一個重要的誤區就是只把現貨作為資產,而把期貨作為一種金融投資手段。在實際操作過程中,經營者往往將現貨經營虧損認為是正常經營,而對于期貨的經營則不允許出現虧損。由此出現的一個現象就是,實體企業參與期貨的意愿普遍較低,而參與期貨的實體企業也往往因為上述誤區從套保逐漸轉向投機,導致適得其反的后果。

  芝華商業數據分析有限公司CEO黃勁文指出,實體企業在選擇風險對沖工具時,須結合行業以及企業自身的實際情況選擇金融工具,根據風險敞口選擇對應的套保策略。做到風險基本得到覆蓋,市場容量足以滿足企業需求量。

  相關人士也進一步指出,目前我國僅有大型養殖企業參與到雞蛋期貨市場當中,雞蛋期貨確實可以幫助這部分企業管理價格波動的風險。而對于多數中小養殖戶來說,由于資金、能力、風險管控意識等方面的欠缺,使得他們短期內尚未達到參與期貨市場的要求,因此需要能夠滿足這部分農戶要求的金融產品,幫助他們管控可能產生的風險。從公平性角度來看,這樣的工作也十分的必要。

  “保險+期貨”模式正逐步成型

  早在2015年,大連商品交易所將已有的“場外期權”試點模式完善、升級,并引入保險機構,推出“保險+期貨”這一服務“三農”的新模式,就已經得到政府的高度重視,為解決農產品價格補貼問題探索新路。

  通俗地說“保險+期貨”,實際上就相當于農產品保險。保險公司開發出保險產品賣給農民,農民買了保險產品,保險公司再把這個產品的風險通過購買場外期權產品轉移到期貨公司,期貨公司在期貨市場上執行與風險相匹配的對沖策略,從而形成一個風險轉移和對沖的閉合鏈條,使各方從中獲益。

  時隔兩年,地方政府和農戶對“保險+期貨”這一模式越來越理解和普遍認可。

  王忠強指出,當前“保險+期貨”在雞蛋領域的探索為雞蛋價格保險和收入保險奠定基礎。價格保險具有看跌期權屬性,而期貨市場又起源于大宗農產品風險轉移的需求,因此,“保險+期貨”是價格保險和期貨市場發展的必然結果。

  業內人士也表示,當前“保險+期貨”這一新業態正在逐漸成型,但仍面臨一些問題。總體來說,國家對“保險+期貨”這一新興模式是非常支持的,但對于各地的財政來說,如果沒有中央財政的支持,對相對貧困地區的政府來說,很難有足夠的資金支持這個模式。比較可行的一種路徑就是通過中央政府、地方政府、農戶、期貨公司、保險公司和交易所幾方,共同營造良好氛圍,探索出一條符合市場化運作的“保險+期貨”新路子。

  華泰期貨總裁助理溫俊杰表示,“保險+期貨”的模式正處在試點和積累市場化經驗的階段,過往這項業務的開展主要有賴于交易所補貼和政府補貼等,而下一步大的方向則是要將“保險+期貨”這一模式引導至市場化推進的階段,這對于“服務三農”來說具有相當的現實意義,同時也有利于解決長期困擾農民“豐產不豐收”的難題。

 
分享到:
 
四川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