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購物車中有 0 件商品,合計 0.00 元  去結算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最新動態 > 行業動態 > 正文
行業動態

養殖戶如何走出“蛋賤傷農”這一怪圈?

來源:齊魯晚報  發布時間:2017/6/11 16:41:26  點擊數:3300

河北普德動物藥業邀您一起關注:

春節過后,雞蛋價格持續走低。5月18日,濟寧雞蛋的批發價跌破2元,僅售1.9元/斤,批發價格跌至冰點。8日,當地雞蛋批發價格在2.15元/斤,成本價在2.9元/斤,但養殖場不得不繼續出售,有的養殖戶一天虧損2萬元,養殖企業正面臨全線虧損的境地。面對市場這只無形的手,多元化投資和雞蛋深加工,延長產業鏈也許能規避風險,減少損失。

  蛋價跌至冰點

  僅售1.9元/斤

  任城區養殖場存欄量達20萬只,蛋雞的成本價在2.9元,其中包括飼料、防疫及成本加工。目前該養殖場內銷占銷量的三成,大部分銷往山東等地。濟寧的批發價格是2.15元/斤,銷往青島、濰坊等外地的批發價在2.25元/斤。

  一邊是高昂的成本價,一邊是低廉的批發價,養殖場難逃虧損的噩運。“從今年一月份起,雞蛋的價格持續走低,5月18日,蛋價跌至冰點,批發價跌破2元,僅售1.9元/斤。今年第一季度賠了180多萬,5月份賠了60多萬。”張敢說,現在每天虧損就高達2萬元。

  即便雞蛋的批發價跌至冰點,張敢也不得不繼續出售。為了保障資金鏈,這個行業一般提前付款或現金交付。公司2014年7月投資3000多萬建立養雞場,因投資成本高,回報周期長,如果現在撤出幾乎不可能。張敢打了一個比方,如果投入的是10元錢,最后拿出來很可能只有1—2元。另一個原因是契約,養殖場與中間商前期簽訂了長期的訂購合同,所以雞蛋銷售有固定的市場,未來半個月的雞蛋銷售都已經預定出去。

  為了提升品牌,張敢的養殖場有5走得是高端市場,用于銷售精包裝的產品,打造自己的品牌,提高附加值。即便如此,也無力反抗行業大環境下蛋價的低迷。“只能看上帝了。”眼看著蛋價低迷而無力改變,張敢很焦慮。但他認為蛋價低迷只是一時的,他對未來抱有信心。“受環保壓力,中小養殖戶會被淘汰掉。”面對行業內的重新洗牌,張敢斷定未來公司的盈利時間是3-5年。

  雞蛋供過于求

  企業全線虧損

  “目前濟寧的養殖企業都面臨全線虧損的境地,小的養殖企業基數少,虧損相對較小,但其抗風險能力較差。雞蛋價格受全國市場的影響,由于蛋雞存欄量大,今年雞蛋市場整體供大于求。”畜牧獸醫局辦公室相關負責人介紹。

  據畜牧獸醫局提供數據顯示,任城區蛋雞養殖場為80余家,存欄量約為80萬只,規模化、標準化大型養殖企業兩家。這2家養殖企業常年蛋雞存欄量在40萬只左右,占全區蛋雞存欄量50左右,其他養殖戶多為中小規模養殖,雞群結構以青年雞為主,目前整個蛋雞養殖行業處于虧損狀態。受雞蛋價格持續低迷、環保壓力以及近期H7N9疫情等多因素影響,部分較小規模養殖戶逐步退市,多數養殖戶持謹慎觀望態度。

  業內人士分析,從政府層面上,政府加強引導,確保蛋雞養殖行業有序發展,避免因價格波動造成蛋雞養殖大起大落,穩定蛋雞養殖業健康發展;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加快家禽政策性保險的推行,推廣雞蛋價格指數保險工作。從企業層面上,要科學養殖,確保適度的養殖規模和準確地市場定位,同時,要加強防疫和生物安全,生產無公害、無藥殘的綠色健康雞蛋。此外,企業要增強品牌戰略意識,延伸產業鏈,培育家禽良種,開展深加工以及蛋雞服務等產業。同時要加快農超對接,減少市場流通環節,降低流通費用,穩定雞蛋價格。

  延長產業鏈

  轉戰高端市場

  雞蛋價格為何遭遇十年不遇的低谷?濟寧學院經濟與管理學院副教授張立宏分析,雞蛋價格波動是一種市場現象。從供求關系來講,一旦蛋雞飼養利潤空間加大或認為會加大,養殖戶便紛紛擴大規模。而現代科技又為此提供了技術保障,雞蛋供給量便會在短期內增加。短期內消費習慣不會改變,人們對雞蛋的需求量相對穩定,且在現有的生活水平下,雞蛋需求量對價格波動不敏感,短期內必然造成供給過量。批發商和養殖場相互之間的利益競爭關系,必然導致輪番壓價促銷。但事與愿違,薄利未必能多銷。另外,受上一輪波動影響,雞蛋價格居高不下時,飼養成本降低,競爭會導致雞蛋價格下降。成本回漲時,由于養殖戶之間的競爭,價格短期內很難上漲,有時反而會持續走低。其他因素如雞蛋消費周期較短,銷售范圍小,不便于儲存和運輸,且處于銷售淡季,雞蛋的大批上市不可避免的導致蛋價回落。

  養殖戶如何提高抵御風險的能力,減少損失呢?張立宏分析,雖然雞蛋價格一路下滑,但圍繞雞蛋而衍生的一些產品價格和特色產品,如土雞蛋甚至雞肉價格卻相對穩定。養殖戶在投資的過程中,要考慮多元化養殖、采用多種投資方式,延長雞蛋相關產業鏈,適時調整蛋雞和肉雞的比例以規避風險。“第一次出現禽流感,對雞蛋和雞肉影響較大,科學的發展,消費者素質的提高,我們不能把損失都歸罪于禽流感的影響。”張立宏說。

  其次,增加雞蛋深加工,延長產業鏈,改變蛋雞的飼養方式,養殖戶在走機械化、自動化生產的同時,也要走特色農業之路,發展高端市場,提高品牌的競爭力。“例如,土雞蛋的價格能達到8角甚至更高,供應量少,生產力水平低,生產周期長,提高了人工成本,但價格也高,受市場波動的影響也較小。雖然產量低了,但效益高了。要改變高產量才有高效益的觀念。”張立宏說。

 
分享到:
 
四川福彩